--年--月--日 --:--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思麟和元卿JQ可能性分析

2007年05月06日 21:30

想當年還是初中(高中?)的時候就在YY的一對啊~~那時候連什么叫耽美都還不懂的說~現在終于能靜下心來分析當初為什么會覺得思麟是元卿的心上人了=3=

論據一:元卿一直有一個心上人,且對方是他寫了情書都不能寄出去的對象,他從頭到尾是單相思。

《蝴蝶戲貓》

“什么惡霸女人!我可是——”亭蘭一掌拍在芙蓉正在包捆的紙疊上,打歪了紙堆,一下子斜倒飄散了一地。
“我的姑奶奶啊!”芙蓉凄一聲慘叫。“你到底是來幫忙還是來砸場的?”她整理了一個下午的文案紙件,全被亭蘭一掌打得七零八落,四處飛散。
“我……我這……”亭蘭也嚇呆了,連忙同芙蓉一起彎下身揀拾。“我來幫忙、我來幫忙!你不用動手,我來就好……”
“你給我回椅子上乖乖坐著!”不幫不忙,只怕亭蘭一動便愈幫愈忙。
兩人手忙腳亂之際,忽然被一張夾在某疊紙間露出都清逸靈俊字跡懾到,兩人都呆呆的蹲在地上凝視那露出半角的紙片。
一生一代一雙人,爭教兩處銷魂。
相思相望不相親,天為誰春。
這兩行字優雅微勁的舞在雪白細紋的紙片上,濃的墨字甚至還流露出一股溫雅名貴的墨香。與元卿其他字跡相同的文案相比,一眼即可看出這兩行字的不同之處:字里行間處處深情。
“是……情書嗎?”芙蓉一動也不動的盯著那張雪白紙片。
“這明明是元卿自個兒的字,他寫情書給自己做什么?”
亭蘭話一說完,立即被自己隨口說出都話點醒,她驚愕的望向芙蓉,芙蓉也正以同樣都表情看著她。她倆想的完全一樣。
元卿有喜歡的人了!
一個連情書也寄不出去的對象,只能在紙上遙遙相思,籍詩抒情,顯然這是一段不為人知、也無法互訴衷曲的悲雨愁情。

------------------

元卿是何許人?敬晉親王府的四貝勒,身世才華長相都第一流的男人。他喜歡上什么樣的人才會落得連表白都不行的地步?
可能一:對方是有夫之婦。
可能二:對方是皇帝的女人。
可能三:對方是男人。
又《蝴蝶戲貓》里元卿好友宣慈也說了,元卿向來不近女色,身邊唯一一個親近的女性就只有他從小的青梅竹馬亭蘭格格,而兩者之間只是兄妹之情。
于是基于前兩者可能性較低,且基于耽美狼的私心,我認為他喜歡的是個男人-v-+

論據二:《豪情貝勒》里面的一些片段。

片段一:
“你壞了我的好事,思麟。”一個瘦削挺拔的男子與思麟對坐碩王府涼亭中,優雅地搖著手中的扇子。
“我干嘛了?”思麟才不甩他,自顧自的把玩著他最新研究的打獵兵器。
“說好要攆海雅格格出門,咱們也事先講好了對策,想不到——”那人“啪”的一聲收起折扇。“你竟然窩里反。”
“我哪窩里反了?”他一定要制造出可以旋轉發鏢的新兵器,秋圍狩獵的時候可以拿來當海雅“作弊”的工具。不然那丫頭哪可能獵得到東西,“我一直都在按著我們的計劃進行。”
“我們的計劃中并不包括‘感情’。”那人冷笑兩聲,犀利的眼神直刺向思麟腦門,令思麟不得不放下手上的東西。
“你愛上海雅了。”那人瞇起了眼睛。
“噢——”思麟忍不住趴在桌子上大笑。“拜托,我愛上女人?我應該是愛‘上’女人吧。”
“哼哼。”那人自鼻子噴出濃濃的不屑。“那你‘上’海雅了嗎?”
“你明知道我不‘上’良家婦女的規矩,故意刺探是什么意思?”思麟氣勢張狂的笑著瞪回去。當初他倆早就協議好,要在三個月內令海雅“完璧歸佟”,就算他本能上很想親近她,面子上卻完全不允許。
“我是怕你情難自禁,一不小心真愛上了海雅,忘記我們的約定。”那人一副看透思麟花心卻不多情的模樣,無奈地搖頭笑著。
像這種花心卻不多情的男人,一旦真的動了心,其癡情的程度更甚那些看似忠厚卻不老實的男人。
“你在吃醋?”思麟邪笑。
“我是怕你吃虧。”那人也回他一笑,不過十分嫵媚。
“真是體貼。”思麟的手不安分的朝那人臉頰伸去。“怎么沒有一個女人像你這么的懂得替我著想?”
“放肆。”那人迅速揚起扇子正要往思麟的毛手打去,卻被思麟以更快的速度反手一扣,輕輕使勁,歪倒向思麟懷里。
“思麟,你皮癢。”那人在被思麟拉往懷里之際,快速的一個旋身,背貼著思麟,同時擒住他的衣襟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笑著摔他個過肩大栽蔥。
“什么人?”思麟沒被摔躺在地,在快要落地的剎那,他一個輕巧的翻身,像貓似的穩穩立在地上,同時爆發一句怒喝。
兩個男人都靜默的盯著花叢後的同一個方向。

片段二:
“我才剛走近你們,就看到你們在摟摟抱抱……”海雅順著剛才發問的聲音來源,漸漸將視線由思麟身上轉過去。
一見到對方,海雅頓時呆成石像。
她看到的是一張令人驚艷的面孔。用“艷”字來形容眼前這名陌生男子,并不過分。海雅從沒見過如此俊逸而風采翩翩的美男子,原來“玉樹臨風”這四個字形容的姿態是這般令人目眩的景象。
“我和他摟摟抱抱?”思麟一副哭笑不得的行。“摟摟抱抱應該是這樣才對吧。”他一只大手摟住那男子的肩頭,將他壓向自己的胸膛。
明明是兩個大男人在那里拳打腳踢,她居然會看成打情罵俏的親熱模樣。
“還在嬉皮笑臉。”那人反身一推,輕巧地跳離思麟兩步,斜眼笑看海雅。
“當心你的寶貝格格誤以為我和你之間不清不白。”
是啊!海雅用力點頭。她早就這么認為。
“我們何止不清不白,簡直難舍難分。”思麟豪氣地仰天大笑。這種落落大方的豪邁架勢,比起玉面公子型的男人更撼動海雅的心。
“你們……你們……”第一次看見思麟大笑固然難得,但聽到“難分難舍”這種字眼,更讓她腦袋一片混亂。


片段三:
“如果我愛上海雅怎么辦?”
思麟和元卿在刀劍收藏室內一面檢視把玩兵器,一面聊天。不過元卿正眼也沒瞧他一眼,冷漠地取下一柄紅寶石彎刀。
“愛上就愛上,不必‘如果’。”元卿一針見血地說。
“好,我是愛上她了,怎么辦?”思麟也豁出去了。
“誰怎么辦?”元卿明知思麟問的是他們原先的計謀怎么辦,但仍一派冷漠的和他兜圈子。
“我。”簡直廢話。思麟一手支墻,笑看元卿深沉冷艷的側面。計謀有閃失,第一個有危險的當然是他,還問誰怎么辦。
“順其自然。你就一路假戲真做到底,和海雅當一對神仙眷屬,生一堆娃兒,在王爺福晉膝下承歡,兒孫滿堂。”
說得還真容易,思麟挑高左眉,嗅到元卿非比尋常的異樣。像元卿這種平日談笑風生,內在深斂神秘的冷面笑匠,若非從小和他運氣打鬧長大,很難捉摸到他真正的情緒,更遑論了解他心里在想些什么。
“那你怎么辦?”思麟不懷好意的笑著倚墻而問,雙手環胸。
元卿輕緩抽出冷冽鋒利的刀身,勾人心魂的朝思麟笑瞇著雙眸。“我殺了你。”
元卿眼中的冷光隨劍鋒指向思麟喉頭,嘴角殘余的笑意顯得詭異而陰狠。思麟紋風不動,定眼凝視他。
“有第二條路嗎?”思麟臉上沒有絲毫笑意,因為他知道元卿是說真的。
“有。”
“愿聞其詳。”思麟輕輕皺起眉頭。
“一旦你和海雅兩情相,成了癡情佳偶,我就讓你再也無法在中原帝都立足,讓你們倆當對痛痛快快的亡命鴛鴦。”
剎那間,兩個男人神色自若的和平對峙,劍拔弩張的氣勢熾熱高漲。
“為什么?”思麟心比口氣還冷。
元卿和他從小是一塊兒處處惡作劇,游戲人間,無所不談的交心知己,為什么會為了他的感情生活與他翻臉?
“你背叛我。”元卿突然笑著回答。
思麟驚異的看著他凄然絕艷的笑容,心頭一悸,不知該不該深思這句話的弦外之音。
“怎么?這理由還不夠充分?”元卿逼近思麟,寒著一雙犀利的眼眸,揚起神秘的嘴角。
“為何你非拆散我和海雅不可?”
“當初是你要我幫忙拆散這門親事都吧。”元卿吐氣如蘭,在高他半個頭的思麟眼前幽幽笑道。
“當初是當初,現在我對海雅的感覺已經不同。”思麟知道他一旦和海雅兩情相,就免不了要被思麒嘲諷奚落一輩子。危難在即,他不想在這個節骨眼上缺少元卿的一臂之力,甚至失去這位至死不渝的知己
“變的說你,率先毀約的也是你,還有臉來責問我為何堅持到底?”元卿冷哼一聲,一句話又深又狠的刺進思麟內心。
“所以你就打定主意要冷眼旁觀我的死活?”
“不。”元卿呵呵笑著將手上的刀掛回墻上。“我會親手將你推入死胡同里。不達目的,絕不罷手。”
“為什么你會變成這樣……”竟然殘害自己推心置腹的好友,思麟俊逸的臉上滿是不信。
“我只是尊重你選擇的路,不管是生路還是死路,我一定幫到底。”
“我們還算是朋友嗎?”思麟心寒至極。
“當然是。若非情比手足深,我怎會如此待你。”元卿燦然一笑,與先前冷冽陰鷙的態度截然不同。
“你不怕我恨你?”思麟瞇著眼審視元卿邁向室外的瘦削背影。
“你不會。”元卿背著他回答。
“你確定?”此刻他內心已經微微燃起不的恨意。
元卿回眸凝視思麟英氣逼人的怒顏,緩緩漾起魅惑十足的笑臉。“我確定。”
“我不相信。”思麟臉上表情形同刻上這四個大字。
“你不但不會恨我,事后還會感激我,一輩子永難忘懷。”
“何以見得?”
“因為我懂你,更甚你自己。除非……”元卿欲擒故縱的停頓一會兒,果真引起思麟的怒火。
“別拐彎抹角。”思麟一腳踢開擋在他和元卿間的雕花凳,凳子立刻摔得支離破碎,發出駭人的聲響。
“呵呵……”元卿非但不驚,反而得意。“你若在秋狩時讓海雅笨拙的騎射功夫原形畢露,我就立刻停手,不再為難你。”
“若我說‘不’呢?”思麟狂暴的怒氣緊咬在唇齒間。
“我就等你來感激我的心狠手辣吧。”
元卿妖媚一笑,卻殺氣十足,看得思麟心寒又惱火。他發誓鐵定要讓海雅在秋狩時大展英姿,挫光所有小人的銳氣與詭計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這之后的還有幾部分懶得錄了,有興趣的可以自己去看《豪情貝勒》,后面還有海雅好幾次拿自己和元卿比(我確定這女孩是同人女=3=)以及思麟和元卿吵架,元卿冒出“交情再好有屁用,你還不是照樣為了一個女人和我翻臉”這樣的話……總之就是那個曖昧啊~~

于是在《豪情貝勒》里面,我確定了元卿就是那女王受啊女王受,思麟就是那不解風情攻-v-

最后錄這兩只接吻那段:

她(海雅)小手戳思麟的胸膛,滿臉幸福的倒入他懷中。
“不要亂吃醋,快點上路。”她瞥見元卿,還故意流露她和思麟恩愛不已的笑容。
向元卿挑釁,是一種非常不愛惜生命的行為。
“思麟。”元卿策馬接近他。“今日一別,短時間內可能無法再見,你要多加保重,記得常和我及家人聯絡,省得大伙為你擔憂。”
“我明白。”思麟揚起迷人的嘴角。
“還有,”元卿突然快手揪住思麟的衣襟貼近他,在思麟性感的雙唇印下一記香吻後,幽幽凝視思麟良久,才絕艷萬分的開口:“別忘了我。”
好一副令人驚心動魄的浪漫景象。
趁思麟懷中的小火山尚未爆發前,元卿和海格早就悠悠哉哉揚長而去。剩下的殘局,就留給思麟去收拾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因為在蘭京的很多小說里面都提到元卿和喜歡的人沒有在一起,所以看到《豪情貝勒》的時候就更加覺得也許他喜歡的就是思麟。而這個還有一個理由就是在《白虎狩月》里面,冰雅曾撿到一塊木雕佩掛,元卿說這是他心上人送他的東西,并寧愿用太后賜下的水月觀音玉墜換回。

一般如果是女人,送人的禮物應該不會是木雕佩掛或者玉佩之類,這些比較像是男人會送的東西。而且以元卿的身份,會和他交往的人家世應該也不差,不會只送木雕佩掛這種不值錢的物件。

而在《豪情貝勒》里面,思麟帶海雅去看他小時候做的樹屋時,海雅曾找到一個木簪子,思麟說那是他雕給妹妹,結果被亭蘭嫌丑不要的——元卿、思麟和亭蘭三個人是從小一起玩到大的,思麟如果給亭蘭雕簪子,那么給元卿雕個佩掛也很正常吧而且因為是小時候送的,價值至少就不在考慮范圍之內(PS:元卿的佩掛被冰雅撿到時他也就十幾歲而已)=3=

總而言之,YY之路無限廣,要善于到處尋找JQ啊JQ~~

暫時寫到這里,以后有要補充的再補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
コメント

  1. 3 | URL | -

    元卿这男人就是拿来远观的!!

  2. 6 | URL | -

    点头,就是拿来远观的,所以我看他单相思看的很爽~
    成双成对的已经太多了,留个永远的王老五给人向往也是不错,FUFUFU~

  3. 11 | URL | -

    于是便孤独终老么口胡!

  4. LYNN | URL | -

    No title

    和我想的不谋而合
    不过说实话,元卿这个男人不该活着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(コメント編集・削除に必要)
(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)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http://fzhuan.blog65.fc2.com/tb.php/72-1a73d86b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
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